竣工日变“世界大秘密”‧东尼轰第二机场多次展延

915℃ 282评论
竣工日变“世界大秘密”‧东尼轰第二机场多次展延(吉隆坡13日讯)亚航集团创办人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批评,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多次展延工程,竣工日期变成“世界大秘密”。他炮轰多个工程承包商互相推卸责任,连政府也找不出工程展延的原因。週二,东尼费南德斯与首相署部长拿督依德利斯出席经济转型计划“畅谈大梦想不是遥不可及的”论坛,被司仪询问对政府政策最大忧虑是甚幺,如此回应。东尼批评,政府的角色大混淆,政府本应製造良好经商环境,而不是成立官联公司,让许多公务员担任官联公司的董事,然后与私人企业竞争。忧减少商机抢饭碗他对大马商场最大恐惧是政府减少製造商机,反而与私人界抢饭碗。对此,依德利斯也认同东尼说法,他说,政府将逐步减少干预与涉及商业活动,尤其是在大马準备从中等收入迈向高收入国之际,政府的确涉及太多商业活动。他强调,政府将营造良好经商环境,以让本地公司不要过于依赖政府,同时鼓励本地公司到国外发展,才能发展及接获世界,不要只当“甘榜冠军”。无意修改亚航‘性感’制服虽然亚航空服人员制服被指太性感,但是东尼无意修改。“亚航制服不是由我设计,而是空服人员所设计,因为是他们工作时需要穿的,而不是我穿的。”他回应,企业要走向全球,必须超越文化界限,但是类似马航及新航的马来传统服装Kebaya不适合亚航,亚航要创造人性化的空服人员,不是複制人。“我也看过一些航空公司制服,空姐戴着不适当的头巾、一样的化妆及口红,连僵硬的笑容也一样。”挪揄政府是顽固谈判对象东尼揶揄大马政府是最顽固的谈判对象,一个企业一旦学会和大马政府谈判,面对印尼或其他国家政府,根本不成问题。他是被问到与各国政府谈判的秘诀,就指着曾是马航首席执行员的依德利斯,调侃到:“当年亚航与马航谈判,依德利斯也教会我谈判技术。”当他提起年轻时在梳邦机场上机飞往英国留学时,也讽刺梳邦机场是“世界有名的机场”,马航曾经阻止亚航使用梳邦机场。依德利斯:政府应脱售马航首相署部长拿督依德利斯认为,政府应该脱售马航,不要再插手航空业,让马航自由发展。不过,他认为,马航股价已从高峰期的6令吉20仙狂跌至现在的30仙,目前还不是政府脱售马航股票的时机,政府应该脱售马航,但是不能贱卖。他是针对政府不应该插手航空业的提问,如此回应。卖不出就送蚬壳炼油厂转亏为盈依德利斯曾在蚬壳石油公司服务23年,他曾以“卖不出就免费赠送”的怪招,成功让连续亏损10年的民都鲁蚶壳炼油厂转亏为盈。当年依德利斯在伦敦的蚬壳担任业务发展副主席,某日总部派他去民都鲁蚬壳炼油厂,原来该厂钻取高纯度柴油,由于价钱高昂,没有公司愿意购买。“有员工跟我打赌,如果我能卖出柴油,就给我100令吉,结果我马上就赢了,因为我将高纯度柴油免费送给许多公司,大家都骂我疯了。”不久后,澳洲着名烧烤燃料品牌Redhead就向蚬壳大量购入柴油来提炼蜡状燃料,因为高纯度柴油是无毒无味,起火后,马上就能烧烤食物及安全食用。东尼点出大马人创业弱点1)大部份大马人的一生都是预排程序(Preprogrammed),就像他自出娘胎,全家希望他成为医生,家长不要一味叫孩子当医生或律师,让孩子自由发挥。2)大马人喜欢浪费时间去探讨负面答案,大家会找几万个理由来解答“为何我不应该这幺做”,如果我也聆听负面答案,今天的我应该沦落在茨厂街卖盗版光碟。3)大马人太依赖政府,经常要政府喂食。4)大马企业不喜欢改变,长期使用同一方案,稍有改变,就像商业生态系统被颠倒了,大家感到不安。有一流体育馆却不懂打理巴塞罗纳对阵大马挑选队,比赛场地忽然从武吉加里尔球场更换到沙亚南体育场,让东尼十分痛心,他说,换场地事件反映出大马商场的条列很多,但是执行起来却教人失望。“我们有一流的体育馆,怎会不好好打理草场?大马设备差劲,不能责怪运动员不出色,连古巴选手村设备也比大马选手村出色多了。”他认为,政府应该开放外国公司来马,在竞争之下,本地公司才会进步,如果亚航继续留在大马,迟早被其他航空公司“吃掉了”。他将亚航区域总部转移至印尼雅加达,从没想过将亚航业务全球化,他仍以大马为中心,放眼东盟。当年他创立亚航,《马来西亚前锋报》记者曾问他,亚航是否有能力捱过3个月,他消极的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至今亚航已过了12个年头,业绩越来越标青,因此他说成功不是“食谱”,没嚐试过,就不懂会否成功。“我保证亚航重心仍在大马,我希望全世界通过亚航而了解大马,我年轻时在英国念书,洋人只懂大马在泰国及新加坡之间,现在大家已知道大马。”当他找到爱琳取代自己亚航首席执行员一职,他就到印尼开发业务,因为亚航要成为东盟品牌,不能只留守大马,他希望未来的亚航比可口可乐更加广为人知。创业须大胆尝试东尼说,人人只有一条命,想要创业就应该大胆去尝试。“亚航方针是不停面对挑战,发生错误或搞砸了,马上换一个管理方式,而且要做就作出不一样的东西。”“就像我看到廉价航空终站的咖啡店经常满座,我也想将星巴克搬上飞机,即使不成功,我也尝试了。”“我曾多次去印度公干,每次和德士司机聊天,他们都说从未坐过飞机,从马德拉斯驾车回新德里,竟然要4天,所以我决定发展印度亚航,很多人说印度政府太过官僚主义,劝我不要去印度发展,但是我相信不试是不知道结果的。”‧2013.08.14